IMG_6088.JPG

 

耿瑜 :第一階段跟大家分享的是:《然後,我找到了、《雙面顏》、《paper trick》,還有《裙子》。

 

耿瑜:裙子劇組導演要不要先說一下你的創作的初衷?

導演王同韻:大家好我是裙子的導演,《裙子》是我們的畢業製作。一開始我們就是想要拍跟青春有關的主題,本來一開始是想的很龐大,經過了很多討論,後來決定作簡單一點,就是兩個小女生他們的過程。希望大家看完之後能想到自己年輕的樣子。

 

耿瑜:製片覺得最麻煩的是什麼事情?

製片陳詩旻(大頭)最麻煩的事情?其實很多事情就是看你怎麼想,很多事情你都會覺得很麻煩,就是要跑一些行政上的是情,但是如果你相信這個導演這個劇組可以拍出很好的作品,那就都還好了。譬如說跑公文或是跟店家溝通,我們都會盡量表達我們的誠意,讓這部片子可以順利的進行。所以我覺得只要相信這個導演相信劇組,就沒有什麼很麻煩的事情。

 

 

IMG_6221.JPG

 

IMG_6216.JPG

 

 

  

耿瑜:旁邊兩位要不要講一下你們的工作跟比較困難的事情?

梳畫服林千茹:我是千茹,是做梳畫服。最麻煩的其實是衣服,因為他們都比較會猶豫說學校的名譽什麼的。但是就像剛剛說的相信導演,就會很努力的去做下去。

 

燈光廖晏舟:大家好我是劇組的燈光師,最快樂的因為我們學校沒有底片的器材,所以我們需要去嘗試一些技術的東西。從頭去試,然後就從中間獲得很多學校學不到的東西,我覺得這個過程是非常快樂的。

 

 

觀眾發問:請問裙子墊在下面是什麼意思?

導演王同韻:如果你有做過後坐的話就知道,那個坐起來其實是很不舒服的。所以就墊一個裙子就會好一點點這樣。

 

觀眾發問:現在是放映的問題嗎?為什麼畫面看起來會灰灰的?

導演王同韻:我們拍起來就是這樣,因為我們拍的時間就是陰天。

 

觀眾發問:你現在是負債嗎?

導演王同韻:沒有耶還好。

 

 

 

耿瑜:接下來三組的動畫請他們上來分享一下。聊聊你們怎麼會開始做這個?

 

然後,我找到了

沈品瑜:我們是做3D動畫的,主要是剛剛劇中的小男孩是主角,他帶著一個紙箱,因為他從小被丟在紙箱中,他戴著紙箱是希望有一天媽媽會因為看到這個紙箱來找他。那我們故事主要是在表達說人不要只是一直看過去,要發現生活中更多美好的部分。這部片有虛幻的跟真實的空間,用他有沒有戴紙箱來分辨,人物是3D,場景是用像舞台劇一樣的2D拼貼,這個方法有稍微減少一些負擔拉,讓我們可以在其他部分再加強不會做不完之類的。

 

耿瑜:那你們怎麼分工?

沈品瑜:我負責一些視覺方面的人物設計、場景設計、影像合成。在3D部分就是他比較擅長,後面開始調動作或是轉場我們都會一起討論、一起製作這樣。

 

《雙面顏》劇組:

張立興:我們是用鉛筆的方式作2D手繪,他畫人,我是畫背景。我們是想用這部動畫,去陳述人的內心,就是以臉部呈現,一邊是晦暗醜陋,想說很多一些不好的事,或是別人說了些什麼,我們都曾經在意過。就是想說為什麼他要這樣子,為什麼要做這件事。就是想告訴大家說不要一直去在意別人說了什麼、做了什麼。就像最後一句海倫凱樂說的話,你只要朝光亮的地方走。不好的事情就是不要去注意它,很多不好的事情就是去放下它、沈澱它、轉化它這樣。

 

李新樺:就是我們在製作方面我覺得最困難的

 

 IMG_6261.JPG

耿瑜:有沒有吵架?

李新樺:多少有一點。那我覺得最困難的就是因為人的動作順不順暢什麼的就要來回對好幾次,一個動作可能就要畫到十張以上。我們是全手繪的,電腦就是只是讓它動,所以最難的就是畫圖。

  

paper trick》劇組:

戴姝櫻:我們的理念是由紙張來探索我們的童年回憶,然後其實我們主要就是想要用紙。因為這是參加其他的比賽,就是寫企畫書的時候它裡面就要寫說你這個動畫有什麼前瞻性、商業性,那我們就想說我們用紙做的動畫,就是從紙的情感面,就是回憶這個點。像用相簿,相簿就是紙作的,或是我們運用的所有的素材,譬如海浪那些全部都是用紙。所以我們每個地方就是都有考慮到紙的特性,像是壁報紙它就是碰到水就會退色。然後我就是看書上有一個技法就是用牙刷在網子上刷就會很細,然後我們就用那個方法做沙灘。然後像衛生紙用藍色的顏料暈染上去,看起來就會很像海灘的效果。今天我們的編劇沒有來,因為他說做動畫可能沒什麼前途,所以在準備公職考試。因為當初劇本的概念就是很強調大家的童年集體記憶,就是很感謝他當初有這樣的堅持這樣,謝謝。

 

PART 2

(放映《邊緣的愛》、《雨傘》、《百獄》《development》)

 

《邊緣的愛》劉乃瑋

耿瑜:先說一下你的故事,然後說一下你做這個片子一開始的動機?

劉乃瑋:故事很簡單,就是大家看到的那樣。就是愛情不能強求,如果你本身的條件跟對方不是適合的,那就找適合的。

 

IMG_6287.JPG 

 

耿瑜:怎麼會有這個想法?

劉乃瑋:其實一開始不是從愛情出發,我只是單純從切頻果的動作想到的。就是他們本來就不是相容的,就是一種傷害的關係。

 

耿瑜:還有什麼?

劉乃瑋:就是這個動畫沒有劇組,就只有我一個人。一個人做的好處是只要跟電腦溝通就好,缺點就是還是會有一些自己不擅長跟沒注意的東西這樣,謝謝。

  

《雨傘》劇組:其實這部片子是在講說一個遺失物對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意義,尤其是一把傘是很容易被遺失的。當你要用的時候你就會很需要它,你不需要的時候可能就會忘了他。但是你遺失之後,可能會對別人來說是很需要的一個東西。就是想傳達這種很微妙的因果關係。 

 

《百獄》劇組 游智涵 丘昀 胥昌浩 黃丹琪

導演游智涵:大家好我們是百獄,大家都會把我們的片名唸成百岳,但是其實是百獄。一開始的時候大家常常會問我們為什麼要拍這個故事,那其實很簡單就是我們看到林園這個地方就有一些靈感,那最後就發展成這樣。我們在做的時候其實還蠻用力的,就是各個環節會想要做到好,但是在放映的時候我總是會看到不完美的地方,到現在一年了,總算覺得比較看開一點。

 

 

 IMG_6304.JPG

 

 

製片丘昀:大家好我是百獄的製片丘昀,其實這部片它是我們的第一部十六釐米,就是拍的時候差點全劇組都去了半條命,然後大家都負債到一個程度。那這部片就像導演剛剛說的,因為我們看到林園工業區,因為我們很多人都是台北雞,好像以為台北長這樣全台灣都長這樣。除了父子的親情之外,我們就是希望可以讓大家看到這個地方知道台灣有很多不同的面貌。那如果練習曲是拍出了台灣的美的話,那我們也希望大家知道台灣有這樣的地方,哪真的每個人都很用力很努力,才讓大家看到這部片子。

 

耿瑜:攝影指導要不要講一下,因為這是得到單項獎的。

攝影高顥中:其實我不知道要講什麼,但是拍這部片其實很愉快,大家分工合作都很融洽,就是很好。

 

導演游智涵:我想備註一下,因為這是第一次拍十六,所以包含大助跟焦什麼的都是花了很長的時間去做調整,剛剛看到的就是大家花了很長的時間磨出來的。其實我們一直很怕失焦,因為我們都是學電視的,大家都沒有摸過底片,就說好阿大家都想拍底片就來試試看。那最後就覺得說其實到後來大家都慢慢知道自己的職務是要做什麼,那我覺得這個學習是很棒的。

 

development

編導王政一:那一開始就是從情侶天天發生的事情去聯想,所以就是這樣子。這是我的錄音。

錄音高市文:大家好我的感想就是用十六錄音就一定會很辛苦,要有心理準備。

 

IMG_6300.JPG   

 

 

觀眾發問:請問實踐的同學你們的畫風為什麼都比較西式,是因為看了很多插畫的原因嗎?

《雨傘》劇組:可能平常接觸的風格都是那方面的,那我自己也比較偏好那種所以畫出來就會比較偏向那樣,沒有很刻意,但是因為經常接觸就變成這樣。

 

 

 

觀眾發問:百獄的那個部分,我覺得你們會有一些地方是有一部分沒有完全接在一起,就是剪接上有一些技巧,我覺得那個很酷耶。你是怎麼想出來要用這個方法去拍的?

《百獄》劇組:你說的是說裡面有出現一些剪接的停頓?就是我們剪出來的時候就是有一些,然後後面都是連鏡的,那我們給廖慶松老師看過,他就說前後風格有點不太一致。前面有點意識流,後面有點歐洲風格,所以後來才調整成這個樣子。

 

觀眾發問:那把刀有很多細節我覺得都很棒!

《邊緣的愛》劉乃瑋:謝謝。其實這是我第三部動畫,我就是加入一些比較完整的劇情,之前我有嘗試過別的風格這次剛好是這樣的風格。

 

觀眾發問:我想請問百獄的就是,我看到兩個時鐘的畫面都是在兩點三十五分,這個時間對你來說有特別的意義嗎?

《百獄》劇組:那時候想處理的是在回溯這個部分的時候,時間是沒有流動的。那兩點三十五分我有點忘記是為什麼了,但是那個時候的討論就是偏下午的時間這樣。

 

觀眾發問:我想請問百獄導演,過了一年之後,現在自己看片子的感覺是什麼?

《百獄》導演游智涵:就是在以前,做這部片之前我沒有辦法去探索自己太多。片子放出來之後,在學校放過之後大家其實多半集中在技術面,可是像現在金穗之後或是畢展,因為是要對外的,會有很多人提問。像有一個人寫了一篇伊底帕斯的悲泣,看完之後我覺得很高興,就是可能那些是我微微的想到,但是沒有辦法說出來的東西,他幫我寫的很清楚,我覺得很高興。那現在會覺得比較勇敢,我覺得比較可以完整的看到所有的好或不好,以前比較看到不好的,那現在比較容易接受完整的樣貌,個人跟作品之間的連結也會越來越清楚。

 

觀眾發問:請問百獄剛剛說看到那個橋想到這個,那內容都是虛構的嗎?

《百獄》導演游智涵:對。我大部分的東西都是比較虛構比較超寫實的,那我以前作的東西也都是比較偏向這個風格的。現在回想我其實對於破敗這個東西是很感興趣的。後來一直去想,才發現說可能我對於存在這個東西是很感興趣的,就是那個破敗的東西是曾經存在的。

 

耿瑜:謝謝創作者跟在場的人,歡迎你們未來加入電影這個行業。大家可以私下跟每個創作者都可以聊一下,今天很多老師、導演、片商、光點、影藝學院、經紀公司都有,大家就是好好的交流一下。那有幾件事情要宣布,我們每次都有一個當月壽星,今天有四位,一個是我們的長期義工端木、一個是在金馬工作的晴絮,還有台藝大的同學張亨如,還有後場的怡燁。祝大家生日快樂!那還有一個是我們每次都會setting就是跳蚤書,你看上任何的書,你就帶走。多少錢隨便,因為我們有用協會的名義認養了一個衣索比亞的小朋友,台幣七百塊就可以讓他過一個月。然後還有七月四號台北電影節跟影委會合辦,上半年台灣有好多國際合製的片子,趁台北電影節有很多國外的朋友來,我們在藝術村會有一個Party。那八月就是台片新高潮,因為接下來有很多好看的國片都要上片了,然後我們會找來導演、演員來跟大家一起宣布,希望大家可以多多的去看國片。接下來就是高雄拍片支援中心的總監蓓琳上來跟大家介紹,他要說高雄有什麼樣的服務跟資金可以提供給大家。

 

高雄拍片支援中心總監吳蓓琳  

 

吳蓓琳:我很緊張耶。今天很多前輩也有很多新鮮人的朋友,高雄市政府新聞處現在成立了一個拍片支援中心,就是各種影視拍片都包含。第一個就是工作人員的住宿,只要通過申請基本上是全額補助的,第二個是各種公共場合,要封路、爆破、捷運、港口我們都可以去協調。另外就是高雄上映的影片有放映的補助。以及如果有拿到六大影展的獎項還有一千萬的補助。那我今天也帶了一個小禮物就是高雄電影場景一百個的筆記書,歡迎大家來高雄拍片!!

創作者介紹

電影創作聯盟

tof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