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輕導演遇上資深演員——「永遠有驚喜」:劉邦耀、李權洋與陸弈靜

0414-5.jpg

導演與演員,常常是一部影像作品中最受矚目的靈魂人物。演技的呈現,更是兩者彼此合作、又互相較量的成果。知名演員陸弈靜,在20172018年分別接演了兩部由年輕導演執導的短片——劉邦耀的《獨奏》以及李權洋的《烏賊再會啦》,陸弈靜豐富且沈穩的演技,在兩位年輕導演的作品中,有著截然不同的面貌。

 

 

 

獨奏.jpg

劉邦耀的《獨奏》講述一名母親帶著智能不足的兒子,千里迢迢參加另一個兒子的鋼琴獨奏會,但整個過程顯然不是太順利。李權洋的《烏賊再會啦》則以一位騎著烏賊車的母親/阿嬤為主角,刻畫她忙碌的一天。

 

問被稱為陸姐的陸弈靜,身為知名演員,為何願意接演年輕導演的作品?陸弈靜表示:

 

「我喜歡跟年輕導演合作的原因是——『永遠有驚喜』。」

 

「跟權洋整個team都是同學,現場都是當我們同在一起的氛圍,就有一種他們是同學、我也是同學的那個氛圍。真的好像是在畢製中 『我們大家』的那種感覺。」陸弈靜笑稱跟年輕導演合作,甚至會像春天的蝴蝶的感覺。

 

 

 

陸弈靜也指出,年輕導演寫自己的故事,視角會非常主觀,貼近自己的人生。「因此你在描寫你的爸爸媽媽時,會非常的主觀。但是其實爸媽並不是你眼中看到的那樣。」。陸弈靜解釋,就像如果有心事,你會跟朋友講,但不會跟爸媽講。所以即使你長大了,父母還是會有些事不會告訴你,變成又親近又遙遠的存在。

李權洋.jpg

李權洋也說《烏賊再會啦》的確是以自己的母親為範本,但媽媽看了最初的劇本,還覺得李權洋「怎麼把他寫成愚婦」。直到媽媽看了陸弈靜所詮釋的最終版本,也感受到陸弈靜豐富了整個角色。

 

由於《烏賊再會啦》是李權洋的畢業製作,學校老師會提醒他必須要找到角色的超目標。「除了烏賊機車之外,這個角色背後還要什麼東西?」是他一直糾結的事情,最後在陸弈靜的演出中,找到「嚮往自由」的答案。

 

「有時候我對自己很好奇,因為我覺得我自己跟自己是陌生的。你在外面是一張臉,但其實回到家,你好像有一張,你想看又不想看到的臉。」陸弈靜也順勢帶出自己的生命觀,透過戲劇,更重新思考人的「真實面」。

 

 

劉邦耀.jpg

而劉邦耀對於「讀本」的強調,也是因為讀本能更活化角色。讓角色不會只停留在導演的想像,而是透過導演與演員不斷的溝通所建立出來的。

 

「讀本非常重要 無論是與陸姐或另一個人合作。我不是在教他們要怎麼演 而是討論我如何設定這個角色、以及背後所想要的。」

 

「我(導演)是來服務這個故事的,大家都是。我(導演)負責是方向和最後的創作選擇,所以我告訴陸姐方向,她給我建議,我最後選擇,再放入影片裡面。」

 

在《獨奏》中重要的哭泣場面,原先設定是在房間內哭泣,然而陸弈靜表示若自己是那位母親,恐怕是連家門都走不進去。因此最後將場景改為門外的樓梯間。

 

陸弈靜也提到演員與導演的關係:「如果演員對這個東西有質疑,你到時候拍出來,質疑的人會更多。」

 

她認為這並不是演員在挑毛病,而是大家集思廣益怎麼樣讓戲更順。對於演員的意見要參考多少,則是導演的決定。

 

 

 

《獨奏》與《再會吧烏賊》兩部片調性有明顯不同,相較於《再會吧烏賊》的生活感,陸弈靜表示《獨奏》中的角色對她來說,就是鋼琴裡的黑鍵,角色所面對的包袱沈重且無解。她也談到每次看劇本,都是另一個生命要進入自己,對她而言其實都像是一種「難產」。

 

也因此,陸弈靜特別著重角色的心理潛台詞。她認為一個演員不是馬上生成的,而是透過分析與觀察,因此需要與導演溝通角色的本性。

 

「為什麼臨時發生的某一些情緒會跑出來?如果我只是專一focus在劇本,就會卡住。所以我會跟導演溝通這個角色的『本性』,那個東西就會自動跑出來。這比台詞還重要。」

 

「台詞會綁著,人性不會綁著。拍戲是在拍人,不是拍詞。台詞只是一個必要的部份。就像你每天最大的部分是在呼吸,並不是在講話。」

 

 

陸弈靜.JPG

至於需不需要排戲,陸弈靜坦承「很害怕排戲」。在過去舞台劇的經驗,陸弈靜覺得排戲好像就是一直磨,直到把演員從原石磨成鑽石。然而電影對陸弈靜來說,是「有機的東西」,與其去磨,倒不如讓她到現場去生活。

 

「我自己比較喜歡現場。如果我的戲比較在家這一塊,我會希望早一點進入家裡。包含我的身份,我是純粹家庭主婦還是什麼,就是要進去。好像一個動線,你才會覺得是從環境中長出來的。」

 

陸弈靜提到過去曾有對現場不熟悉的經驗,因此當另一個演員即興表演,對陸弈靜說媽媽我口渴,陸弈靜立刻衝到客廳場景要倒水,卻發現道具內是乾的,再衝到廚房卻只有井水,但當下不管三七二十一,還是倒給男演員,讓對方喝下去。

 

這也是陸弈靜認為如果沒有先熟悉那個場景,就會在即興表演時,發生這樣驚慌的狀況。

 

 

 

另一方面,同樣身為導演,劉邦耀與李權洋對於導演在拍攝時,是否要自己演一遍,有不同的看法。

 

李權洋表示自己會盡力去感受演員的視角,「我不可能演得贏陸姐,但我覺得但我覺得導演不應該害怕嘗試去演戲,就是,不應該害怕嘗試去感受。我想站在陸姐的位置,去看他的視線、他的感受是什麼。」

 

劉邦耀則不會去演,他認為導演的重點在於壓力和選擇,「拍完一場喊卡,所有人都在等你說好或不好」。他也談到,因為《獨奏》是他的第一部「真人片」,在此之前的經驗多為動畫或廣告,《獨奏》讓他相對緊繃,希望下次拍片要更輕鬆。

 

 

 

《獨奏》和《再會吧烏賊》兩部片的經驗,都讓陸弈靜覺得十分愉快。對於年輕的團隊,她先大讚「便當都不會重複」,強調這非常重要,讓吃飯不會成為一件苦差事,是福利整個團隊。若要對未來的年輕團隊建議,陸弈靜提醒廁所的重要,除了廁所本身就是每個人都需要用到的地方,更是態度的問題。

 

「很多事情你先想好,就不會有問題。」

 

事前的準備究竟有多重要?陸弈靜用「光陰」來形容:

 

「拍戲就是一種光陰,你的東西就是需要光陰。你要它(作品)好,事前就是要在家裡準備光陰。你準備好,這個苗拿到現場,它就會長得好。」

 

電影是光陰,拍攝前的準備是光陰,拍攝時是光陰,現場的等待是光陰。演員在沒接戲的時候「好好生活」,等到劇本來的時候,再把平時靠著「好好生活」所累積的光陰拿出來。

 

「我們是用光陰來完成一部電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fu 的頭像
tofu

電影創作聯盟

tof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