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曾偉禎(左一),剪接師江寶德(左二),蕭汝冠(右一),林雍益(右二) 

曾:那剛剛講了這麼多,現在現場就有直接在剪接的這些剪接師,我們先歡迎將八跟雍易,還有台北影業的阿冠,今天這三位是真的剪刀手了。那我們在看預告之前,可以先跟大家講一下你是怎麼進入這行的?

江寶德(江):剪預告其實他們真的是前輩,我大概剪過的預告才幾支而已,那現在留下的可能只有命帶追逐。

曾:那今天帶來的預告是命帶追逐,一個三十秒,一個九十秒,那當初是怎麼跟導演溝通的?等一下我們會聚焦在這個部分,那江八今天也帶來很多他蒐集的預告片等一下會跟大家分享。 

蕭汝冠(冠):那剛剛作驥導演講的我實在是很同意,就是叫導演他們自己剪預告實在是像拿刀在割肉一樣,對他們來講就好像自己好不容易生出一個小孩你還要拿刀把他東割西割的,這個對他們來講真的是一個折磨。那最好的時光侯導當時也做監製,所以對行銷發行有一些想法。那侯導拍片的時候其實是個暴君,最好的時光的預告是在一個很大的壓力下作的,前面我們做了很多嘗試,我也希望盡量順一點,故事性多一點,可是你也知道侯導那個鏡頭,每個是七分鐘起跳的,所以那個剪預告的時候真的簡直像是在割他的肉,當然我就還是必須要把任務完成,就是鏡頭盡量長一點,味道濃一點,你要盡量把他的味道做出來,這就跟剛剛鴻元講的不完全一樣。後來是作的很多嘗試才完成這個東西。

那一八九五是完全符合剛剛鴻元提的規則,那發行商是福斯,台灣的預告就是剛剛說的在戲院裡台灣的預告是拼不過國外的片的,所以就抓你的優點,那我們就把重點放在本土的這件事情,台灣有台灣的視覺,所以後來這部片賣了三千萬。所以剛剛鴻元講的這部片是完全符合的。那第三支是舊情照相館,年底會發,那我們現在這支預告剪的是要去投影展,那策略是是不給你看故事,不讓裡面有任何對話,就是用一個感覺來貫穿全部,那這樣的效果也可以說是一種嘗試。

曾:下一位是雍易 哇看到你的經歷非常驚人,來講講你的經歷

林雍易(雍):我當完兵之後本來要去拍片,但是後來片子沒拍成,老闆就說你來剪預告片看看,那剪完他們覺得還不錯,所以就大家口耳相傳介紹一下,就一直做下來,那發現台灣目前其實沒什麼人專職在剪預告片,所以就這樣一直做,那有空的時候我就會在網路上看別人剪的預告片,看看人家是怎麼剪怎麼做的。

曾:好那我們先看片再來繼續聊。

(放預告)

IMG_9399.jpg 

曾:那我們先請阿冠來聊一下,我直接問好了,剛剛第三部看完預告想要進戲院看的舉手,有點五五波齁。那可以請導演也一起上來好了。朱家麟,家麟導演,哇導演好年輕。說真的有點像日本片的感覺,來講講你當初為什麼要這樣剪,還有跟導演溝通的過程。

冠:因為導演拍的這部片子拍的有點女性的味道,再加上導演有點不想跟商業妥協,他想要拼一個品味,也希望可以藉口碑慢慢流傳出去,所以我才敢這樣操作。

曾:那導演要不要說一下你拍了這部片,預告剪成這樣你覺得如何?

朱家麟(朱):因為這個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預告。

曾:歐剛剛有講說是為了影展。

朱:對,所以上片的時候是不是真的這樣還不知道。

曾:可是導演,剪出這樣的東西是你想要的嗎?你跟阿冠之間有討論這樣的東

西,就是剪出那個空間時間感,這是你滿意的嗎?

朱:這個是OK的阿,就是一個感覺。不過可能感覺有出來,只是不知道故事是怎樣。就是三個姊妹,跟一個從不曾把愛說出口的父親,我當時就只是寫了四段文字丟給他。

冠:因為這是送國外影展的東西,所以基本上我跟導演有一個共識就是說整個把那個品味作起來再說,那如果要吸引觀眾可能又是不一樣的東西。但是其實有點他寫他的我剪我的。

朱:以前朱延平導演剪的預告片都是把重點剪進預告片裡,就是一開始就讓大家進來。但是現在的國片常常關鍵是在第二週,用口碑的方式作出來的。

曾:那剛剛三部預告片,用剪接師的眼光來講,你覺得差別在哪裡?

冠:侯導要的是一個對那個作品感覺得傳達,因為侯導是個不管票房不管觀眾的,他在意的是作品。所以我要達到一個導演想要的氛圍,所以要抓侯導的感覺。這部最難的是要符合他的情境拉,基本上這個折騰很久,非常非常久,因為你要花很多時間去串,那事實上他是滿意的。第二部的策略是很清楚你敵不過洋片,因為上片的時候是暑假過完的秋天,洋片還是很多,所以你根本就打不過,那我們跟福斯的老闆有談過,就是打不贏老外那顧我們的基本顧我們的基本盤,那就是打那個你在台灣,然後對本土有關愛的,那很清楚的就在這點上。然後景阿,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是從一個日本的角度來看。

曾:對,那個是很有意思的。

冠:對,那等於是一個透過日本來看台灣,這個感覺上就會比較宏偉一點,避開那個有的人會覺得又是老掉牙的台灣論拉,有點這樣。

曾:那原來的片子的敘事結構就是如此的嗎?

冠:對,原來就是這樣的結構,那這樣是福斯一個精密運作的結果。

曾:那這三部片剪完,你覺得一個剪接師跟導演合作最重要的點是什麼,剛剛鴻元講的導演就是不要管,你覺得可能嗎?

冠:導演如果是老闆你就死定了。

曾:哈哈,好,謝謝汝冠。接下來我們請雍易。

導演林書宇(左),剪接師林雍益(右) 

雍:我來講一下我每支大概剪的方式是怎樣,(播放九降風預告)其實預告片有很多種剪法,我會放這第一支是因為它是最典型的剪法。就是你怎麼把一個兩小時的故事在兩分鐘說完,美國很多都是這樣剪,那我剛開始剪的時候常常有人會跟我說你這個故事到底是在講什麼,所以我後來就會一開始就先把故事講完。

曾:那書宇今天有來,你對他的剪接滿意嗎?為什麼?

書:其實就預告的時候我覺得我就是一個比較不去介入的那種,哪時候跟雍亦的合作是因為原子發行,蔚然他們可能會有一個想法說要怎麼樣去推這部片,但是我跟他們合作的時候,我們我們完全是連音樂都沒有的,就是你這部片你拿去看看完之後是什麼感覺你就剪,那就確實像雍易講的蠻像我們原來設定影片的走向,就是前面是比較輕鬆的然後到後面有轉變,那音樂的運用也是這樣。

曾:那只有這支預告嗎?

雍:因為國片很難剪不同版本的預告,其他的都是從這裡出來的。

書:其實你之前有剪一個六十秒的預告式拿去影展放的。但是後來因為影展管的很嚴,就是游泳池那個還是有被刁一下。所以像是香港就是完全不能用這個預告。 就是預告都只能是普級的這樣。

雍:然後第二部是因為一部電影很難在一分半鐘剪出來,所以就是要有另一種方法來作,我把它叫做MV式的剪法。

(播放一年之初預告)我不知道在場有多少人看過一年之初,那我自己看完一遍之後,我覺得很難在兩分鐘之內把故事說完因為它太複雜太多線了。那我剪接會非常注意聲音,我會先把音樂鋪起來,聲音鋪起來,然後再去看畫面。

(播放征服北極預告)那這個是因為是一部很熱血的片,就希望把所有精彩的東西塞進去,這是我所謂集錦式的剪法,就是把所有有趣的東西都塞進去,那就會很有趣了嘛。那去年王家衛發了東邪西毒,那他們好像也想要一起發東成西就,所以這也是一個集錦式的剪法。

(播放東成西就預告)但是他們後來沒用這個版本,因為他們是給國外的嘛,他們會希望多一點打鬥的東西進去,所以我就自己留著作紀念。

曾:好,已經十點多了,謝謝雍易。其實我感覺得到雖然是國片,你的剪接跟西方的東西有蠻多相似的東西,就是片名之後你還會再放一個東西這樣的方式。那最後壓軸來了我們的江八,那我們先看你的命帶追逐。

江:三十秒的是在cable放的。九十秒是在網路跟光點戲院前面讓人家看的。看過這部片的人應該很少,因為這是導演的第一部片,他預算很少,所以就決定把場景限制在兩個場景,一個是捷運一個是當舖這樣。

(播放命帶追逐預告)

剪接師江寶德(左),主持人曾偉禎(右) 

曾:那個三十秒感覺很強,大家一看就笑了。

江:因為這個片子是很導演個人的創作,戲劇感不是很強,所以我就用強調對話的方式來剪它。那因為預算的關系,九十秒是先剪的,然後再修成三十秒。

曾:那江八有蒐集了一些預告,跟我們說一下這些預告。

江:我很喜歡在網路上看預告,所以今天有拿來一些,他們前面講的把預告的類型都講完了,那像是美國的他們剪的預告真的很厲害,先看一下前導類的,就是kisser。

(播放預告)

曾:所以這樣就很明顯的可以看得出來,kisser是剪一個氛圍出來。

江:然後是科幻類,這就是好萊塢標準的預告片。

曾:好萊塢這樣的片類型都很明確,就是從一個不認為自己是英雄的人開始。

江:那火線交錯這部我覺得剪的不好,他就是按照美式的邏輯在剪,他沒有把這個導演真正拍的氛圍剪出拉,因為這部片子拍的很棒。

曾:因為這部片子劇情很複雜,但是他就是先把布萊德彼特的臉先剪進去。

江:對,那事實上其實這個預告片是可以剪的更平衡的,但是他沒有做好。

(播放eastern promise預告)

江:這是衝擊效應導演的片,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過,那這是我覺得比較好的預告片,就是他把商業跟個人風格平衡的很好。

曾 預告片是個工具,跟廣告一樣都是來引誘我們的,那最終要達到的效果還是希望能夠吸引觀眾進戲院去。今天講了這麼多大家都很有領悟,那接下來是我們的party時間,如果有問題想跟今天的講者多聊聊的,就把握時間囉。

專注聆聽的會員們!! 

 

創作者介紹

電影創作聯盟

tof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