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日期:7/4, 2~5pm

活動地點:台北國際藝術村幽竹廳

主持人 麥若愚(麥):歡迎大家來參加由台北市電影委員會與電影創作聯盟聯合主辦的國片新勢力五加一茶會。台北市在郝市長的帶領下,在2008成立了台北市電影委原會,來統籌協助拍片。短短一年多已經有十幾部跨國電影在台灣拍,今天特別挑選了五部片來分享他們的成果。包括了台灣跟德國合作的《曖昧》。台灣跟瑞典合作的《霓虹心》。台灣、日本與中國大陸合作的《台北飄雪》。台灣、法國、荷蘭、比利時共同合作的《臉》。台灣美國合作的《一頁台北》。五加一的一指的是今年是聽障奧運年,有一部電影叫做《聽說》是今年的片子也在在這邊跟大家分享拍片心得。首先我們歡迎文化局李局長為大家致詞。

 北市文化局長李永萍.jpg

李永萍:謝謝新聞局陳處長、今天來的各位導演電影圈的好朋友,今天非常高興,我剛剛特別跟處長講我個人覺得我們在台灣電影歷史上一起站在一個很重要的關鍵階段,當然這個階段因緣際會有很多配合性的因素,但是整體來說我們台灣準備好了,台北準備好了。自從郝市長上任後我們陸續的推動一連串的政策補助協拍的資源與機制,把公部門的資源大力的放出來協助電影的拍攝。合拍的意義不只是說台北會被世界看到,台灣會被世界看到。更重要的是透過國際有經驗的導演、製片跟工作人員來台灣跟我們的各種人員交流,對大家都會有許多的成長跟學習。對於我們在新世代的台灣電影產業一定會創造一個非常新的氣象。這一連串的活動非常感謝陳處長跟台北市政府大力支持,讓我們可以好好的把電影委員會做到能符合大家的需要,謝謝大家今天的蒞臨,分享自己的經驗,明年的成績相信會更加亮眼。

 

麥:接下來歡迎台北市電影委員會的委員,也是新聞局電影處的陳志寬陳處長為我們講幾句話。

 新聞局電影處長陳志寬.jpg

陳志寬:李局長、各位導演還有各位電影界的好朋友大家好。我昨天剛從北京回來,辦兩岸電影展。剛剛局長提到現在是電影關鍵的時刻,我們從明年開始新聞局要推動一個五年的旗艦計畫,裡面包括很多的跨國合作還有大陸市場。我們這次去就是去看大陸市場。但是我們更不能忽略跨國的合作。這次很高興台北市電影委原會帶頭衝,我相信這樣的成果會帶給電影很好的一個復甦的成績,我們從大陸回來也看到他們也在注重華語,全世界尤其是歐洲對我們華語市場又特別感興趣,我想對我們一定要把握這個時間,台北市電影委員會最近推動不管是國際國內的活動,新聞局絕對都會支持。希望我們的電影在不管是中央還是地方的支持跟合作之下都可以有很好的成績。希望今天這些片都可以有很好的成績,再來領我們的票房獎勵,預祝大家成功。

 

麥:首先是台灣跟德國合作的《曖昧》。這是一部關於三個女人在兩個城市的一個愛情冒險故事。這部電影已經在台北電影節搶先上映兩場,十月份會正式在電影院放映。歡迎《曖昧》劇組。我想先請教一下施悅文小姐,聽說這部電影是由公視穿針引線形成這次的合作,可不可以跟大家講一下這個合作的過程?

 

施悅文:其實台灣的公共電視一直有跟全球其他的公共電視合作,跟電影界的關係其實非常親近。這幾年我們在做的也是嘗試去從我們的獨立製片界去培養電影跟電視的人才。說到跟Monika的合作,說起來我們已經認識很多年了。2007年我們合作《母老虎飛飛飛》的時候,第一次討論到要拍一部劇情片,所以Monika就回去發想。這次我想特別分享一點,就是大家都很好奇說跨國合作應該選擇什麼樣的合作伙伴,我想這是大家非常關心的議題,像Monika對台灣和中華的文化都非常尊重,我認為這樣就是一個非常好的合作伙伴,他尊重我們的文化和我們的技術專業,也希望把她的專業跟我們一起分享一起努力。我們也囊括一些獨立工作者和一些公視的工作人員加入這個製作團隊。那也很順利的獲得德國和漢堡電影委員會的支持,希望這樣的模式未來可以在台灣越來越多。

 

麥:Monika導演覺得台灣在電影製作的資源尚有沒有達到讓你滿意的程度?

 

Monika:我一直是台灣電影的影迷,很多台灣電影在歐洲一直有一定的受歡迎程度,第一次來到這裡就有一種敬畏之心,你們拍片的方式讓我感到非常的驚訝。這部劇情片可以說是一個愛的結晶,也是台德合製的先鋒,我對整個製作團隊感到非常的驕傲,除了柏林影展跟台北電影節之外,這部片從二月到現在已經去了二十幾個國際影展。製作過程中我最開心的是跟這些非常優秀的的演員一起工作,雖然現在這些優秀的台灣演員還不是很被世界認識,但是藉由這部片這樣的跨國合製,全世界會有越來越多人看到台灣有這些這麼棒的演員。我希望之後有越來越多國際團隊可以來台灣拍片或是進行合製,瞭解這裡有這麼多優秀的演員,工作人員以及美麗的文化。

 

曖昧大合照2.jpg 

 

麥:接下來要問一下製片耀華與麗芬作為這部電影的製片跟發行有沒有很特別的事情?

 

簡麗芬:我覺得跨國合作本身不是一個很容易的事情,台灣的新聞局還有文化局其實都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台灣的工作人員其實是非常的優秀,只要有很多跨國的機會,他們可以從不同國家裡面看到他們的精神,工作的方法還有他們的態度,絕對可以提升台灣的工作團隊。

 

李耀華:我的看法跟麗芬差不多,因為跨國合作對台灣的工作人員來說是一個很好的訓練,台灣電影界除了要培養導演之外,工作人員也是非常重要,國外的製片方式跟台灣有很大的不同,藉由這些交流可以很快的迅速的進步,比課本上的或是說只是參與實習的,你真的參加就知道中間有多少的事情是需要磨合,尤其是文化的部分。尤其是歐洲美國甚至是亞洲都有很大的文化差異,是最需要花時間來合作的地方。我覺得比較特別的是因為導演本身對台灣很瞭解,在拍這部片子之前他已經來台灣很多次,所以其實他本身是這部片最大的一個工作就是他做了很多文化上溝通的一個角色,讓工作人員知道亞洲文化跟歐洲文化是有距離的,亞洲人跟歐洲人的工作方式是有距離的,這個東西在我們整個工作的進度上面就會順利很多,真的是一個非常特別的經驗。希望台灣能夠有越來越多這樣的拍片模式產生。

 

曖昧合照3.jpg 

 

麥:接下我們要問兩位演員,婷婷你最近拍的這兩部片裡面都演記者,跟你父親有關連嗎?

 

胡婷婷: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我回去跟他討論一下。通常一個角色會找上我,以一個演員的立場我不會把我的角色用職業或是性別來定義。我相信各位記者也不是每個人都一樣。參與這一部戲的演出我非常的榮幸也學到很多,因為在不同文化的環境合作,我覺得電影的成熟度增長的很快,我們這一行本來就是要跟不同文化的人接觸然後跟不同的人學習。我希望我以後還有機會參與這樣的演出,也希望我以後可以多回來這片土地多拍些國片,然後希望所有全世界的人都可以看到這裡的故事。

 

麥:你是從跨國電影開始拍的,你本來在國外演藝事業的起步就是拍跨國電影或是外國電影,回來台灣拍跨國電影你覺得最大的不同是什麼地方?

 曖昧胡婷婷高捷.jpg

胡婷婷:第一點在家鄉拍戲我覺得格外的有感情,對我來說比較有一種有家的感覺。但因為我是這樣子起家,我沒有特別熟悉或是習慣某一種模式或是環境,基本上你把我丟到任何一個環境我都可以很快的適應。我覺得多拍跨國合作的東西有這個好處,因為有的時候在現在這個世界裡面我們的電影文化本來就是慢慢朝這個方向,然後也希望我們的演員我們的劇組很快也可以到不同的文化和環境下工作。然後這種機會越多你會適應的越快也會成熟的越快。

 

麥:接下來請問柯奐如,你拍過的很多片子都參加了國際影展,這次是你第一次正式拍跨國電影,可不可以分享一下你的心得?外國的劇組和導演,還飛到漢堡去拍攝,整個經驗你最難忘的或是最值得分享的?

 

曖昧柯奐如.jpg 

 

柯奐如:對我而言這整個過程好像一場夢一樣,我第一次一起跟這麼多的外國人一起工作,然後我是來自一個很傳統普通的家庭,對我而言整個世界好像完全打開了。工作模式差異最大的是他們的人都很尊重,會很認真的聽你在說什麼,比如說我去柏林影展的時候,通常一般的映後座談都是導演、演員上台QA,但是柏林影展他們把所有的導演所有的工作人員包括放映師、燈光師、剪接師、音樂全部請上台來向觀眾一一介紹他們的名字,肯定他們的作為。有人跟我說這是在台灣從來不會有的事。也因為外國導演比較外放,你的工作表現好不好直接反映出來,她會不斷的稱讚你、不斷的激勵你,跟你說怎麼樣才能更好,這是我感到最大的差異的。

 

麥:謝謝劇組,希望你們電影在全世界發行成功也。希望十月上片大家非常支持。接下來瑞典跟台灣合拍的《霓虹心》,講的是一個瑞典的母親來台灣冒險的故事。

 

那我們請教一下如芬,你是很資深的跨國製片,這是你第一次跟歐洲跨國合作嗎?這次跟瑞典合作的契機,就是怎麼樣拉成這個線在台灣跟瑞典拍攝?

 

霓虹心3.jpg 

 

葉如芬:不算,之前蔡明亮導演的也是歐洲跨國製作。先說一下因為這部片還在瑞典做後製所以導演跟製片都還在那邊,這次為了電影新勢力的活動特別先用毛片剪了這部預告過來。跟瑞典合作其實是一個巧合,2006年的時候,瑞典哥德堡有一個電影輔導金,是給第一次當導演的影片去申請,所以這個瑞典的新導演因為他前面拍了一個短片在哥德堡得了最佳短片,那個評審剛好就是我們的這個坎城影后潘蜜拉奧古斯特。因為這樣的緣分所以導演很喜歡她,在寫他第一部長片故事的時候就是以她為女主角,有一點點就是挑戰一般人不敢寫的天真又失敗的中年女人。導演拿到挪威的輔導金,然後回來找很多電影公司,後來跟我們談。北歐他們做事慢慢的,因為我是一個急性的人。他們做事起來有他們的節奏,很謹慎,七月他們就來台灣看過景也提了很多申請,到十二月才開拍,十一月我們另外一個主角黃河到瑞典去做功課,這一路上都是還蠻用他們瑞典的方式來跟台灣做這樣的合作。那其實台灣工作人員其實我認為是全世界最棒的,因為我們應變能力非常的強,看似沒有秩序但是其實我們都完成要的東西,屢試不爽,我自己到國外拍片我覺得他們很專業但是我們更專業。

 

麥:導演劉漢威在瑞典是拍短片的,他第一次拍劇情長片,又是在國外受訓練他能很快融入台灣的拍片環境嗎?有什麼困難嗎?

 

葉如芬:應該是沒有,主要是他個性的關係。像他的製片就會比較嚴格也比較疏離一點,但是因為他自己本身是個很活潑的人。那我還是要講全世界拍電影的人在技術上其實沒有什麼區別,只是像是飲食或是文化上還是會有一些相當上的差異,這個東西調整就好了。

 

麥:聽起來為來跨國合作可能不會是很特別的事,應該會比較稀鬆平常一點。

 

葉如芬:我是因為這次我們跨國的觸角是延伸到北歐對我來講是一個比較特別的經驗,但是其實拍電影的經驗本來就只是一個經驗值,我做過這麼多跨國合作但是我每次都會覺得有值得學習的地方,這是跨國合作的好處。那另外所謂跨國合作就是比如說《霓虹心》有台灣的市場,那有台灣市場就等於有東南亞市場,那這個片的基礎點就是有瑞典的市場,可能等於就有了北歐的市場甚至歐洲的市場,所以這個片已經有兩個市場在那裡。

 

麥:請問一下阿KEN你跟坎城影后對戲的狀況?

 

KEN:真的是感觸良多,國外演員注重的地方可能跟我們稍稍的有不一樣,他們對自己的要求更誠實,非常的勇於認錯,他覺得不好就是不好,不是導演說好他就好了,如果他覺得我剛剛沒有到位,她會要求再來一次。跟外國的團隊合作感到相當的榮幸,因為我其實學表演是在國外,所以我有一種好像見到老朋友的感覺。就像如芬姊講的好事多磨,我想出來的東西一定是非常好的。

 

 

麥:你覺得金馬獎你可以拿到新人獎嗎?

 

KEN:不太可能,我應該可以拿男主角。就是我覺得有人能夠提供我這個機會我就很感謝了,台灣演藝圈其實有很多優秀的演員可能是搞笑或是諧星或是主持,可能大家對他們有一些刻板印象,但是如果讓他們多嘗試我想都會有很棒的表現,就從我開始。

 

麥:所以電影不只是跨國,跨圈也是非常重要的。謝謝如芬,謝謝阿KEN。接下是台灣日本大陸合作的《台北飄雪》。是那山那人那狗的導演霍建起的新作。

 

台北飄雪合照1.jpg 

 

麥:先問一下葉育萍你合作最多的是大陸那邊的合作嗎?你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你扮演的角色是什麼?

 

葉育萍:首先我要代表影片謝謝台北電影委員會對這部電影的支持。這個故事原創是來自日本,我們的一個製片跟他的編劇,他們想寫一個在台灣發生的故事,其實兩三年前他們有來過台灣找適合的導演或團隊,但是當時沒有找到,那去年他們在大陸找到保利電影公司,那大陸很多電影公司對於來台灣拍片是非常感興趣的所以就是一拍即合,他們那邊就推薦了霍建起來作導演,因為他的片在日本發行也很成功,他因為金馬獎也來過台灣,有一定的熟悉度,這樣之後就變成一個合作的機會。台灣在語言上其實有一些優勢,我們創意的人才優秀的演員甚至我們的音樂可以很容易的進入到大陸市場,那這個片子是一個開始,過去有很多台灣劇組去大陸拍片,那很高興這次是有大陸的主創來台灣拍片,也希望未來會有一些更多的機會。

 

麥:所以這部片是三地都有出資?

 

葉育萍:三個地方一起合拍。所以三個地方都會上映。那很可惜的是這部片拷貝沒辦法在台北電影節之前做完,拷貝兩三天前才印好,現在已經去送東京電影節了,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很特別的機會,希望這是一個開始。

 

麥:所以在東京影展之後應該就會上映了?

 

葉育萍:目前的安排是這樣子。

 

麥:電影的外景是在平溪嗎?

 

葉育萍:其實多半是在台北跟菁桐。台北包括101小巨蛋,很多場景都被拍攝出來,拍這部片有讓我們體會到一些我們平常太習慣的地方其實是非常有特色的,那透過霍導這個跟台北不太熟悉的人,發掘到台北的一些味道。譬如當初他們來勘景的時候就對垃圾車非常有興趣,因為台灣的垃圾車是放貝多芬的。然後他們也對台北文化的氣質覺得是別的地方不容易找到的,或是綠燈摩托車就衝出來這樣,拍攝過程中有這樣很多的有趣的事情。

 

麥:蔡淑臻你上一部電影第一次拍片就挑大樑,這次又是一個跨國合作,能不能講一下你跟大陸導演合作的一些感想跟心得?

 

蔡淑臻:其實我覺得我很幸運,我遇到的兩部片的導演都非常的溫柔,霍建起導演是個很有童心的導演,他講話輕聲細語的,工作起來非常舒服。他也很融入當地的文化,很想知道我們台北人的語言是什麼,他會讓我加些台北人說話的方式比如說「這個超醜的」,就是有一種台北人說話的方式但是北京人不會這樣說的,讓這部電影跟台北更有一點關係。那我之前有看過霍導的一些作品,那一看就知道是他的作品,因為畫面都美到會讓人融化。有時候我跟楊佑寧真的不知道自己在演什麼,因為這部片除了我們這些演員之外有一個很重要的主角就是台北,他真的在拍台北的美,台北一些我們熟悉但是卻忘記它美麗的地方。

 

麥:那台北飄雪只是一個意境還是真的會飄雪?

 

葉育萍:真的有飄雪的場面,但是為了保密所以這個片花裡面沒有。

 

麥:所以為了飄雪,台北電影委員會他們出力來協助雪花的製造?

 

葉育萍:其實是有消防單位協助我們製造的。其實很高興不管是菁桐那邊的單位還是台北電影委員會這邊還有新聞局陳處長,很多人都給這部片很大的幫助。其實我最高興的還有就是台灣的音樂在整個華人區是很重要的流行元素,這部電影其實很多都是跟,包括楊佑寧演的角色,還有很重要的一首歌叫做冬季到台北來看雨,那這個是孟庭葦的成名曲,其實我覺得台灣一直有很多很好的音樂作品,包括這首經典歌曲,還有這部片用了一些其他的音樂,其實都是透過影像能把這些東西再傳出去的。

 

麥:莫子儀今年跟蔡淑臻都是我們電影節的閃亮之星,他在新生代演員也是被提名最多的一位。你是第一次拍跨國合作的片嗎?

 

台北飄雪莫子儀.jpg 

 

莫子儀:這是我第一次跟非台灣電影導演合作。我這次演一個記者,主要是找出片中女主角的下落,是一個穿針引線的角色。就是透過我去找到其他戲裡面的角色。比較有趣的是主角陳柏霖的角色叫小莫,所以在片場就變成有兩個小莫,還蠻困惑的。那跟霍導合作很特別的是因為他對台北沒有主觀的印象,所以每個角落對他來講都是新奇跟特別的,而且也透過他的角度,看到很多出乎我們預期的。所以我覺得這是很特別的透過別人的角度來看自己習慣的城市,然後重新去體驗城市所有美好的地方。

 

葉育萍:我覺得台灣演員真的是台灣電影長期發展的一個非常重要的資產,因為台灣演員具備的氣質跟時尚感,目前在華語區是非常有價值的,所以我很期待有更多跨國合作的機會,對於台灣演員的成長真的非常的有用。

 

麥:謝謝《台北飄雪》的劇組,希望你們在東京在大陸在台灣或是整個亞洲跟全球的票房都能成功。

2009年台北電影節【國片新勢力5+1】茶會  

活動日期200974日(六)

活動時間14001700

活動地點:國際藝術村幽竹廳(台北市北平東路7號/捷運善導寺站1號出口)

主辦:台北市電影委員會

承辦:中華民國電影創作協會

創作者介紹

電影創作聯盟

tof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