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5年,法國人盧米埃兄弟(Louis Lumière& Auhust Lumière),選擇在咖啡館以收費方式公開放映《火車進站》,成為後來電影放映的型態,因此,盧米埃兄弟被譽為電影之父。

Lumière,法文為光的意思,光是影像的起源,無論是否為過度詮釋,對於電影本身來說,這無非是個浪漫的巧合。

 

本月豆腐趴,為大家介紹的職務即為燈光。

燈光組,在拍片現場通常最早到、最晚離開的組別。要提前佔車位下器材、要提前打燈、佈線、拉電等,收工後,再把燈一盞一盞扛回來、線一條一條收回來。

在台灣拍片現場,燈光組連同燈光師、少則23人、多至10多人都不嫌多,大致只分燈光師、大助、助理,無明確分工,現場常看見燈光師帶著燈光助理,從扛燈、拉線、佈燈、喬燈、收燈等,師父和助理一同做。

 

這次趴替現場,也聽到各位燈光師分享與國外團隊合作時的經驗與觀察。

在美國,燈光組除燈光指導外,還會分四組,執行燈光組(現場調整)、預打燈光組(架燈)、場務燈光組(旗板)、電工燈光組。

在英國,若為在棚內拍攝,燈光組會分為A班與B班,A班負責調燈、B班負責掛燈、拆燈。並且,在英國的拍片現場,有三個人可以決定現場是否要拍,分別是副導、燈光、場務,副導可以決定是否能拍很容易理解,因為副導是掌控影片拍攝進度、以及所有細節的人,而關於燈光和場務的決定判斷則是依據安全性,如果現場拍攝不夠安全,他們有權利說無法進行拍攝。

 

相較之下,在台灣的燈光組是魔術師,要幫主角打光打出好膚質好氣色、要打出戀愛中的光、還要像蜘蛛人踩在八樓高的屋頂架燈而無任何安全措施、沒電要想辦法找出電來、必要的時候還可以幫忙加熱便當或咖啡。在台灣拍片現場,不管哪一組,每個人都是硬漢。


而,英國的制度、以及燈光師冠廷師父與燈光師哈克,告訴我們,安全第一。千萬不能逞強,需要幫忙就要請人幫忙。冠廷師父:「請尊重燈光!下雨打雷時,千萬不要在空曠處或制高點打燈。」聽似常識般的囑咐,但想必冠廷師父一定是經歷過我們無法想像的事情,才會這麼叮嚀吧。因為,面對生命攸關的事情,沒有任何可以重來的機會。

9

陳冠廷師父,從影24年,2008以公共電視人生劇展《不愛練習曲》(導演楊雅喆)入圍金鐘獎最佳燈光獎,作品有《鬥茶》《獵艷》《霓虹心》《闔家觀賞》《命運狗不理》《一頁台北》《陽陽》《台北星期天》《星空》《男朋友女朋友》等。


當燈光師哈克接到助理睡過頭、又是抱歉又焦躁的電話時,哈克告訴她:「妳現在給我回去床上睡飽,睡飽後,確定清醒著、再騎車到第二現場來!」那位助理,是台灣第一位女燈光師Joy

哈克,曾參加過豆腐趴的朋友,對哈克這個名字應該不陌生,哈克可算是豆腐趴中最常被提到的人物,而這回豆腐趴終於證明真有其人。在FB上成立傳播事業同業工會的哈克,直言也敢言,為電影工作者的權利奔波,在拍片現場也常常是聲張正義的那個人。

入行21年,建築系畢業,理所當然進入事務所畫圖,一次送圖到中影,成為哈克進入電影圈的開端。從攝影組做起、製片組、副導,一路摸索著喜歡並適合自己的電影組別,最後選擇燈光組至今。

哈克:「燈光組不用與人交際,只需要和攝影組、美術組、梳化組溝通就好,因為顏色與色溫的關係,其實最常和美術與梳化溝通。」

 

對此,留學英國的燈光師─魏琥弦,也表示同樣意見,在燈光下,主角的膚色與服裝、甚至與美術背景陳設是否搭配,燈光組也需要提供專業意見。

魏琥弦也提到在與台灣攝影師或導演溝通時常會遇到,不是語焉不詳(什麼是浪漫的光?)、或就是將一切量化(只留中間的光、四周旁邊加筒燈、那邊射一點偏光進來、遠一點那邊來一個2.5K,為什麼要2.5K?我就是要、沒有為什麼……)

魏琥弦:「當一切都量化的時候,畫面出來常常是慘不忍睹的。攝影師要相信自己的眼睛!」


16 

魏琥弦(),留學英國的燈光師,作品有《說白賊》《這城市》《HOW TO DESCRIBE A CLOUD》。當天分享英國與台灣的拍片環境、以及隨身配備。


在幾次趴替裡,被邀請的來賓總會被問到,"從前"與"現在"的差異,也就是底片時代與數位時代的差異,甚至與年輕的導演、劇組合作時,有何差別?改變?或衝突?以及對新生代電影工作者和學生們的期許?

對此,魏琥弦說明,以底片拍攝的現場,其精準度、專心度是數位拍攝現場無法比擬的。數位媒材因為便捷,因此常會發生邊拍邊調整的狀況,以及養成反正是數位多拍一點沒關係的詭異心態。便捷的器材,卻並不代表工時的減少、甚至是增加工作時數。

魏琥弦:「培養美感經驗,培養專注度,學會看構圖,要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做。」

 

最終,我們將目光望向高齡69歲、還在打燈的李龍禹師父。

2

(左起)哈克、李龍禹師父


李龍禹師父,民國33年天津出生。1964年入行,首部燈光作品為1974年《刁蠻千金傻小子》開始,陸續有《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獨立時代》《麻將》《一一》《孤戀花》《心戀》《人魚朵朵》《你那邊幾點》《不散》《天邊一朵雲》《黑眼圈》《臉》《不能沒有你》《如夢》《冏男孩》《聽說》《不能說的秘密》《海角七號》《艋舺》《雞排英雄》等多部大家熟知的電影。

50年的電影生涯,李師父於2009年獲得第46屆金馬獎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獎,在台上簡單說了謝謝兩個字即下台,將老一輩電影人埋頭做不多言的個性發揮得淋漓盡致。

李師父說,一開始因為自己學歷不夠,只有電影這一行接受學歷不夠的自己。所以沒想太多就開始做,做著做著才慢慢培養出興趣來。李師父再三強調工作的態度很重要、興趣很重要、敬業很重要。

李師父:「有興趣很重要……態度、態度非常重要!」


李師父再度將麥克風放下,關於打燈的技巧、與新舊劇組團隊合作的差異、異國團隊的合作經驗,或哪怕是一點點關於工作上的小小趣事,我們只能看著被放下的麥克風、心裡嘆然、然後望著李師父的灰髮,私自揣摩其中的苦與甜。或許,就如當年在金馬獎頒獎典禮上,李師父說了謝謝兩個字就下台一樣,不卑不亢,沒什麼好多說的,做了就是,然後,態度很重要!

哈克下了註解:「態度決定了你的行動,行動決定了你的結果。」


我們不知道每個人的態度的標準是什麼,但總有某種想像與期待。當每次趴替結束後,常會看到豆腐友們、學生們主動與前輩請益,或許這會是一個好的培養態度的學習過程吧。

17  

謝謝豆腐友們參加這次趴替,6月特效趴見!

創作者介紹

電影創作聯盟

tof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